"顾北,等一下!"

  翌日,顾北从马?来西亚出差回来,向江年汇报这次出差的工作成果,等两个人谈完了工作,顾北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江年却又忽然叫住了她。https://

  "还有事?"回头看向江年,顾北笑着淡淡问她。

  对江年,顾北是又爱又敬的,但自从上次阴差阳错地中了药,和林筱雪发生了关系后,他对江年的爱,但只能是藏在心底了。

  或许,这份爱会随着时间而消逝,他会再爱上别的女人,但不是现在。

  江年看着他,扬起清丽的眉梢张了张嘴,但想到林筱雪叮嘱过她的话,她欲言又止。

  "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?"见江年欲说又不想说,顾北开玩笑道。

  "呵"江年低笑,没有直接说林筱雪怀孕的事情,只是笑着问道,"你不会因为上次的事情,所以对筱雪更冷淡了吧?"

  顾北扬眉,看着他问道,"她跟你说了什么?"

  江年摇头,"筱雪什么也没有跟我说,不过看得出来,她最近心情不怎么样。"

  顾北又扬了扬眉,点头道"我和她都是成年人,相信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我们自己心里都清楚。"

  江年点头。无奈地笑,"看来是我多事了。"

  顾北扬眉,笑,"没事那我走了。"

  "嗯,好。"

  顾北又是淡淡一笑,转身直接离开,下楼回自己的办公室,不过,在他从电梯出来,正往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的时候,抬眸一眼便看到了正拿拿着个咖啡杯,有些失魂落魄的从茶水间出来的林筱雪。

  江年说,林筱雪最近心情不怎么样,看样子,她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。

  自从林筱雪加入j.m,成为j.m的首席设计师后,顾北很少发现她会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上来,但今天,显然不是这样的。

  不过,她的心情不好,他又能怎么样呢?

  低下头去,顾北唇角无奈一勾,尔后,继续抬腿大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  "啊!"

  "砰!"

  "林总监,你没事吧?"

  顾北才走了两步,从林筱雪的方向就传来一声惊叫,倏尔,他侧头看去,看到手上的咖啡杯被打翻,褐色的咖啡洒的她手上身上都是的,几乎是立刻,下意识地。顾北就要大步朝她走过去。

  只不过,才转身迈开了腿,顾北脚下的步子便又顿住了,因为已经有人在给林筱雪处理她身上手上的咖啡渍了。

  英俊的眉宇不由一拧,下一秒,他又转回身,原路回自己的办公室。

  "没事,我没事,你叫人来打扫一下吧!"也不在六七米开外的地方,林筱雪说着,抬起头来,却不经意间,捕捉到了顾北大步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的身影。

  看着不过离自己几米的距离,完全不可能没有听到她的惊叫声,也不可能没有看到她,可是。却完全没有理会她,甚至是像普通的同事之间走过来随意问候她一句的顾北,林筱雪只觉得胸口忽然被塞了团棉花似的,堵的格外难受。

  "林总监,那您的衣服?"下属看着林筱雪,又有些不安地问道。

  "没事,我去洗手间擦擦就行。"话落,林筱雪努力微微一笑,尔后径直大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  来到洗手间,站在盥洗台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莫名的,林筱雪眼眶狠狠一涩,再也忍不住,眼眶瞬间被雾气氤氲。

  其实,她应该早就清楚,顾北是一个怎样倔犟的人,当初,是她因为家族放弃了他,主动跟他分的手,现在,以顾北的骄傲,他又怎么可能再接受她。

  哪怕她再卑微,以顾北的性格,也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的。

  当初,是她太天真了,以为只要给她接近顾北的机会,只要她真心真意的对他,就一定能打动他的。

  但现在看来,她错了。

  顾北情愿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  抬手,林筱雪轻抚上自己的小腹。"

  看来,她和这个孩子,注定无缘了。

  "咔嚓"

  正当这时,洗手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。

  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窘迫,马上,林筱雪低下头去,拧开水龙头洗手,将身上的咖啡渍擦掉。

  等整理好了自己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了之后,林筱雪直接去了顾北的办公室。

  "叩叩"

  办公室里,顾北正认真地看着文件,听到敲门声,他头也不抬,直接说了一个"进"字。

  看着他,林筱雪苦涩地微扯一下唇角,努力掩饰好自己所有的情绪之后,才抬腿,走了进去。

  "顾总,我下午有点私事要处理,想请半天的假。"走到顾北的办公桌前,看着仍旧低着头在处理文件头也不抬的顾北,林筱雪淡淡开口。

  "今天下午?!"终于,顾北抬起头来,看向她,却是面无表情地道,"下午不是跟江总有个会吗?"

  "我会跟江总说的。"淡淡的,林筱雪道。

  "必须请吗?"顾北看着她,又问道。

  "对。"林筱雪很坚定。

  既然注定和顾北不再可能,那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她一天也不想多留,毕竟,多一天,孩子就长大一天,那样,也就更残忍。

  "好,那就把跟江总的会必到明天上午吧。"终于,顾北点头,英俊的眉宇,微不可见地淡淡地拧了起来。

  "好,谢谢。"看着顾北,话音落下,可是,林筱雪的脚步却像是黏在了那儿般,脚步的步子,竟然有些迈不动。

  "怎么,还有事?"看着她不动,顾北扬眉问她。

  "没有。"低下头,林筱雪淡淡一笑。用尽全身的力气,终于,抬起了腿,转身,离开。

  看着转身离开的背影,莫名的,顾北的眉头,越拧越紧,总感觉林筱雪有什么事情想对他说似的。

  会是什么事情呢?

  拧着眉头想了想,最后,顾北勾唇一笑,又低头继续处理文件。

  林筱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直接打电话给江年,告诉她因为有私事要处理,所以,下午请假,原本订在下午的会议,只能改明天。

  会议改明天倒不是什么事,不过,江年却听出来了,今天林筱雪的声音,格外格外的低哑,应该是情绪特别特别的低落。

  "筱雪,你没事吧?"感觉到林筱雪的不对劲,江年关切地问道。

  "没事,就是昨晚没休息好,有点累。"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淡淡的,林筱雪回答。

  虽然江年感觉她不太对劲,不过,既然她这么说了,江年也就没有再多问了,只叮嘱道,"那你下午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话,记得找我。"

  "好。"挂断电话,林筱雪一刻也不想在办公室多呆,交待了助手几句之后,便直接关了电脑,收拾了东西,离开。

  125楼,挂断和林筱雪的电话后,江年直接起身,出了办公室,去找华文。

  "江总。"看到江年过来,华文立刻站了起来,恭敬地叫她。

  "嗯。"江年点头,笑着吩咐道,"华文,我让英姐做了几道菜,呆会儿你再去订一束鲜花,一起帮我给听南送过去。"

  看着江年,华文笑了笑,这次,却并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提议道,"江总,不如让默琳去吧!"

  "华文姐,你就饶了我吧,我下了班,晚上还得去医院呢,而且我哥一见到我就教训你,我都烦死他了。"坐在华文的后面,沈默琳听到,赶紧站了起来抗议。

  华文看着她,""

  "呵"看着表面上很是顽皮不恭,可是实际上却跟个人精似的沈默琳,江年不由低头一笑,对华文道,"华文,还是你去吧,我比较放心一点。"

  话落,她也不等华文答应,转身便又往办公室走。

  华文看着江年,想到呆会儿她就又能见到沈听南了,心跳的速度,莫名便开始加速。

  其实,她怎么可能不想去医院看沈听南,只是,她怕她天天去。沈听南会烦她而已,但既然是江年吩咐的,她是代表江年去的,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。

  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,赶紧的,华文打了电话,去订了一束鲜花,然后,又去了江年的公寓,去拿英姐为沈听南准备的午餐。

  刚好,她一到,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,和英姐一起打包,装好,然后,华文出发,顺路去花店拿了鲜花,接着去医院。

  一路上,华文的心情都说不出的好,甚至是,在快要到达医院的时候,她的心里,有一丝小小的忐忑不安,在车子开进医院后,她又拿出了化妆镜,看了又看,确定自己脸上的妆容没有任何问题后,她才安心了。

  车子直接开到了住院楼的大门前,下了车,华文拎着午餐,抱着鲜花,直接往沈听南所在的vip病房而去。

  不知道这个时候沈听南的病房有没有人,昨天他们来的时候,沈听南的助理和一个副总就在病房里,向他汇报工作。

  其实,现在这样的社会,像沈听南这样,年纪轻轻就踏实沉稳肯干又能吃苦的企业老板,真的不多,特别是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孙如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李狗蛋的猎艳人生只为原作者周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柏生并收藏孙如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