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

  檀生笑着进入厢房中。

  厢房中幔帐里躺着一位声嘶力竭的妇人,赫然便是今日惨被揭开家中秘闻的周笃夫人赵氏,周妪侍奉其右,一见檀生入内便挺胸护主,悲愤哭道,“小娘子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何必穷追不舍啊!”

  她又不是狗,还穷追不舍…

  跟这样愚忠的人,檀生无话可说,越过这周妪径直端了杌凳坐在赵夫人身侧,俯身凑耳轻言一句。

  檀生说完一抬头,赵夫人闭了嘴不再哭喊。

  檀生转身走向目瞪口呆的青书,伸出手掌心来。

  青书木愣愣地问,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汗巾子啊!”

  你说!你要张猎户的洗澡巾到底要干嘛!是不是想勾引他!

  青书无比悲愤地想。

  檀生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  心情瞬时无比畅快。

  还是东岳观的风水好,旺她!

  在这儿连说话都能大两个声调!

  檀生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大摇大摆走在了前面,青书反应过来了凑近了连声追问道,“你究竟说了什么呀?”

  檀生摇头晃脑,“天机不可泄露也!”

  “我把张猎户的衣褂子也给你!”

  原来青书师姐,你对张猎户的爱,就这么脆弱啊…

  檀生笑起来,“我要张猎户的衣褂子做什么?”

  “和他的汗巾配套收藏。”青书闷声道。

  檀生抹了把额上的汗,“师姐您还是自个儿收好吧,要是让女冠看见了,女冠能扒掉师姐你一层皮…”

  救命,她只是想逗逗青书。

  她对张猎户的汗巾完全不感兴趣。

  她只对张猎户的身材,还算有兴致。

  随后两日,檀生欢快地投入了道观生活中,整日逗猫惹狗,沾花惹草,很是潇洒,常常借算命看相之名把守门的小道姑逗弄得面红耳赤,一看小姑子脸红了檀生就舒坦了;再不是就是守着斋房两位老道姑油炸二面黄吃,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哄得那两个姑子如沐春风,自然炸出锅的二面黄亦是春风得意,十分酥脆…

  檀生就像一只解了绑的蝴蝶儿,欢畅地投身于花丛之中。

  “随她去吧。”正觉女冠立于高台,见檀生混得如鱼得水,不由眼带宠溺,“这孩子吃了不少苦,如今好歹能在东岳观避一避,又何必拿世俗规矩拘束她?”

  正和女冠不解,“这姑娘,与咱们东岳观素日无来往,怎么就得了师姐你的喜欢?”

  正觉女冠抬了抬眼皮,三个字回道,“你不懂。”

  你不懂,梦里有多痛。

  你也不懂,她和这孩子缘分有多深。

  你更不懂,这孩子愿意为她死。

  正觉女冠忆及赵显,这白脸男人着实让她恶心,平白长了一张哄骗小姑娘的脸皮,却生了一颗猪狗不如的黑心,一副优柔寡断的腔调只会让檀生的处境更加为难。

  还有梦中的那个袁修

  正觉女冠眼神一黯。

  那个男人才是该死!

  “若是赵姑娘藏有祸心…”正和女冠犹豫再三终于开口,“会不会对东岳观不利?如今京中局势如此复杂,难免有人觊觎东岳观诸多家财”

  “她不会。”正觉女冠断然道,“她将这里当成家。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美人神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李狗蛋的猎艳人生只为原作者董无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董无渊并收藏美人神棍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