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!无广告!

  在波澜壮阔的战争面前,人命渺小如芥子。https://

  每一刻都在死人。

  而他们个人的死,看起来似乎无关大局,但一个个累积起来,就主宰了战争的走势——冷兵器时代的战争,恰好就是这一个个芥子构筑。

  阿鲁台心在下沉。

  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:一对一,自己杀不死朱棣。

  按照中原那边的说辞,大明天子已过不惑,但他体内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,和自己厮杀了这么久,竟然丝毫没有颓败的迹象。

  反而愈战愈勇。

  阿鲁台看见了朱棣的那双眸子,充斥着热情,充斥着兴奋……或者说,充斥着疯狂!

  他是魔鬼吗?

  朱棣,你可是大明天子啊,是整个大明的主人啊,那么美好的世界你不享受,却如此享受沙场厮杀的快感,你就是个疯子。

  阿鲁台畏惧了。

  其实这种畏惧心理并不仅仅是因为朱棣的越战越勇,而是从看见朱棣开始的那一刹那,就在阿鲁台心中滋生了,但杀朱棣这个美好愿望,将他的恐惧压了下去。

  现在杀不了朱棣,这份畏惧就在心里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

  为何畏惧?

  因为阿鲁台以为朱棣在中军大营里,已经撤退了,结果却出现在主战场的步军之中,这里面只有一种意味:中军大营的撤退,是故意引诱阿鲁台分兵。

  从而在主战场,以兵力优势,以天子身先士卒带动的士气,来吃掉阿鲁台的步军。

  从兵道上来说,阿鲁台输了。

  现在的局势,骑军方面,鞑靼和明军一时之间难分高下。

  但很明显,朱棣亲自冲锋陷阵带起的士气下,主战场的步军厮杀,优势在一点点的向明军倾斜,继续下去,鞑靼真可能会打败。

  这不符合鞑靼一贯的作战风格。

  阿鲁台很快明白过来。

  不能再缠战了。

  因为不能一鼓作气打赢朱棣,那么接下来就只有一种策略:跑。

  输给朱棣……不丢脸。

  虚晃两刀,阿鲁台逼开朱棣,跳后几步,夺过一匹无人的战马,伏在马背上撤退,当然,他还没敢喊出撤退的口号。

  一者,主将败退,易伤士气,若是丧家之犬一般喊撤退,那很可能兵败如山倒,二者阿鲁台需要有人给他殿后,防止被明军猛将追杀他。

  说时迟那时快,阿鲁台退出战场后,立即下令,中军最后的步军列阵,准备掩护前方主力的撤退,同时号角吹动,发令让骑军放弃和明军骑军的厮杀,转而掩护步军的撤退。

  不得不说,阿鲁台做出了他最正确的选择。

  在这一场非典型的战争中,阿鲁台虽然输了,但并没有溃败,依然还有卷土重来的希望——前提是步军没有兵败如山倒。

  下一此,阿鲁台不会再愚蠢的让骑军在侧翼出击。

  他会选择用骑军打前锋。

  将鞑靼骑军的优势发挥到极点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什么是战争?

  以前黄昏只在书上和电视上看过,现在,他有了更深池的感触,战争就是死亡,是鲜血,抛弃所有人性,只剩下杀戮和求生欲。

  他很累。

  甚至有点绝望。

  许吟和于彦良都已受伤,刀剑起卷。

  他手中的长剑也在滴血。

  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。

  从始至终,都自诩读书人的黄昏,终于在榆木川触碰到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明王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李狗蛋的猎艳人生只为原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秋风悲画扇并收藏大明王冠最新章节